春风不羡

【卫聂】随笔

小伙伴写的随笔,她不好意思发,本人代发。
——————————————————————————
有这样一种说法,面对美丽可爱的人,当他有求于你时,你总是要先为难他一下,然后再答应。人会这么做的原因是,他想看到美人撒娇恳求的模样。

盖聂没有倾国倾城之姿,也不会撒娇。

卫庄也没有这类心思,相反,若是有朝一日他见到自己的师哥对谁撒娇,恐怕脸会黑的要杀人。

可他偏偏就喜欢为难盖聂,哪怕内心已经赞同了师哥的决定,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就像此时此刻……

墨家的人拒绝将盗跖和庖丁的生死交托在他手上,卫庄有些鄙视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的师哥果不其然插了进来。

“诸位放心,我会和小庄一同行动。”

‘小庄’内心轻哼一声,“你又要做救世主吗?”

于卫庄而言,这是盖聂一直改不了的毛病,过于妇人之仁,无论是谁,他都愿意救人一命,帮上一帮。

“小庄,我可以帮到你,此行……”

卫庄心道果然,不过看在师哥皱紧了眉头的面子上,他就勉为其难的默认了。

师哥要去,他还能打断师哥的腿不成?

墨家众人看在眼里,槽在心里,教科书一般傲娇的人,还是活的。

盖聂习惯了。

在他心里,小庄虽看起来桀骜不驯,实际上只需晓之以理便可。

因为小庄一直是个很冷静的人,不会耽误正事。

盖聂是对的。

噬牙狱内的小庄莫名的暴躁,但在他阻止小庄杀了那几个巡逻卫兵之后,得到的也只有几句揶揄。

然强如卫庄,他也有失控的时刻。

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盗跖轻松解开手铐从铁笼里跳了出来,挡在了他那所谓的同乡士兵前方,鲨齿剑离盗跖的脸越来越近。

盖聂在那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师弟对盗跖散发出了强烈的杀气。

“小庄!”

他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那股杀气就消散了,便不再多言。

如此失控的卫庄很少见,早年在牢狱内发生过什么盖聂不清楚,他能确定的是只有一件事实:那过程一定非常惨烈。

盖聂现如今是一个沉默的剑客,除了必要的讲解与科普以及出谋划策,几乎没有一句废话。

而逼出他师哥一句废话的卫庄,看着盗跖手舞足蹈的动作,一语不发,默默收起了鲨齿,心里有些惆怅。

心下喟叹,以前的师哥还会多说几句的,时间是把杀猪刀。

随着盗跖的加入,沉默的两人行再也不像要进火葬场,他就是一只欢快的小麻雀,完全不怕卫庄瞪他,毫无压力的和两尊大神同行,愉快的找到了庖丁,一切都很顺利。

然后跟屁虫水淹噬牙狱,他就不那么愉快了。

在水下逃生的时候不能开口,他默默问候了跟屁虫一家……

被救的庖丁显然有些怕卫庄,许是因为卫庄长相太不和蔼,看谁都像瞪谁,盗跖在上方齿轮堆里灵活的穿行,留他一个在下面压力有些大。

他有些想走到盖聂身边去躲躲,结果一动脚卫庄就瞪过来了。

“我……我只是一个厨师。”

他不敢再动了。

于是乎机关开启时他没来得及避开,差点掉进深坑。

救他的人是卫庄。

这还是不能改变现状,他还是很怕卫庄。

不过厨子还是小心翼翼的道了谢。

盖聂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从自己师弟面无表情的脸庞上硬是看出了一丝愉悦。

原因……盖聂太了解自己的对手。

当初在鬼谷,小庄就很喜欢吓唬自己救下的小动物,无非是因为觉得它们战战兢兢的样子很有趣罢了……

盗跖终于解开了太公望的机关,而六剑奴的出现,仿佛是命中注定的。

距上次纵横联手大战黑白玄翦,已时隔多年,可时间的流逝似乎并不重要,高手如纵横,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状态。

六剑奴众人不太想相信这对师兄弟十几年未见,就算默契如他们六人,也要定时演练杀人的合招。

章邯也不相信,他听李斯说纵横师兄弟之间势如水火,最终只有一个能活下来。

他觉得李斯太天真,也许纵横最终只能留下一个,但在他们前方挡路的一个也留不下,黑白玄翦之死的原因,李斯大概是没听说过。

好在纵横并不想取他性命,章邯只受了些小伤。

最后玄武出现,成功接应了四人,章邯只能放弃继续追击,这次救援行动十分成功。

众人一致认为风言风语不可信,默认敲定了纵横一同行动的方针准则,导致盖聂和卫庄吵架磕破了嘴皮的事,都是后话了……

【恶搞向】青玉坛制药厂

BGM:江南皮革厂
填词:已经废了的竹子
衡山祝融峰 衡山祝融峰 青玉坛制药厂倒闭了
衡山祝融峰 衡山祝融峰 最大制药厂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欧阳老板 坑蒙拐骗坑蒙拐骗
欠下了欠下了三点五个亿 带着他的老仆人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仙芝漱魂丹抵工资工资
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仙丹 统统二十块
二十块二十块统统二十块 统统统统统统二十块
欧阳王八蛋 王八蛋欧阳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仙丹 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
欧阳王八蛋 王八蛋欧阳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 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
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工资 你还我还我血汗钱
还我血汗钱!
end
纯属恶搞,护好粉证!

【聂怀桑中心】怀桑

00.
我叫聂怀桑。
没错,就是清河聂家的聂。赤锋尊聂明玦是我大哥,人家拼爹,我拼哥。
哥好就是这么任性,不服憋着。
讲真,虽然我哥对外人凶了点儿,不过对我真好,从小背我到大。
最喜欢我哥背我了,每次他背我都感觉视野特别宽阔。
曾经我以我哥为目标……
咦?别想太多,我没那么上进,只是以我哥的身高为目标。
结果发现我太天真了,呵呵,你们不懂172在191面前的痛。
我们是一个爹生的吗?表示怀疑。
01.
上面我说错了!我再也不说我哥好了!
哥!为什么我还要去蓝家!我不要看蓝启仁老头子那张晚娘脸啊啊啊啊!
反抗无效,我被我哥镇压了。他说如果今年还结不了业就要我好看。
虽然不知道好看究竟是怎么好看,不过宝宝还是好方,宝宝心里苦!
只能指望曦臣哥帮我美言几句了QAQ!
02.
云深不知处……
简直噩梦,那么多规矩,还有蓝启仁!
03.
好无聊呀……
不过今年云梦江氏来的魏婴真是有趣极了,居然敢招惹蓝湛。啧啧啧,看来这日子不会那么无聊了。
04.
哈哈哈!
魏婴好样的!居然真把那春宫图给小古板看了,那一声“滚!”把蓝启仁都惊到了哎!
不过可惜魏婴没看到蓝启仁的表情,那表情足以让我回味一生了哈哈哈!
魏婴同学,就冲你的壮举,你放心吧,以后罚抄兄弟全给你包了!
05.
好吧,魏同学的罚抄我是帮不了忙了。蓝启仁让蓝湛亲自监督他抄,简直心疼,点蜡。
不过还是好想幸灾乐祸的笑啊哈哈哈!
等魏婴出来再给他一本绝版春宫来安慰他吧。
06.
卧槽居然要结业了,那么快,我还啥也不会呢!还好魏婴同学够仗义给我传答案。
好险好险,差点儿被抓到。不过这次应该能过了,嘿嘿嘿。
魏婴!以后常来清河做客啊!包食宿包路费!
07.
后来啊……
姑苏蓝氏被烧,云梦江氏被灭,金蓝江聂还有各个小家族联合起来发动了射日之征。
大哥越来越忙,见到他的时候越来越少。我能做的就是管好聂家,不让大哥有后顾之忧。
08.
射日之征结束了,清河聂家在大哥的带领下蒸蒸日上。我心里却越来越不安,大哥脾气越来越暴躁。想想历代家主之死,这实在不是好兆头。
09.
大哥越来越凶了,还好三哥每日会来弹清心音安抚越来越狂躁的刀灵。
哎,三哥来了!
嘿嘿,不知道又带了什么好东西。而且他一来大哥就不会骂我了,简直开心到飞起!
嘛,虽然我也不知道大哥为什么总看三哥不顺眼。
不过我看他顺眼就行了,终于有人比我矮那么一丢丢了!
10.
金麟台已成了修罗场,到处都是尸体和残肢断臂。
大哥他已经走火入魔了,见人就杀。
周围全是四散逃开的人群,我不能走,那是我的大哥,我不能抛下他。
11.
好疼……
“大哥!大哥!是我,你把刀放下,是我啊!”我捂着受伤的手臂喊道。
“……怀桑?”大哥终于清醒了。
“是我!大哥,我是怀桑!我……”
血……全是血。
大哥他,死了?
我……我们回去,我带你回去。
12.
金!光!瑶!
呵,真没想到是你啊。能出入我清河聂氏祭刀堂还不引人怀疑的,除了你还能是谁呢。
大哥,我连你的尸体也保不住。只怪我太轻信人,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怀桑早日报仇雪恨。
金光瑶,我们来日方长。
13.
十几年过去了啊,兰陵金氏仍为四大家族之首,敛芳尊势力如日中天。而我,还是清河“一问三不知”。
前一阵找到了大哥的左手,金光瑶啊金光瑶,你可真心狠,把大哥的魂魄和身体一起分割了!
不过没关系,我也给你留了一份大礼,大哥所受的,我定要你千倍万倍的受着。
请务必,慢慢享用。
14.
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办事效率真是快,不过几个月,除了大哥的尸体已全部找到,头颅的位置也已经知晓。
敛芳尊,请接招吧。
15.
“曦臣哥小心背后!”
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金光瑶,十几年堵在心里的那口郁气终于出了。
后来魏无羡再说什么我也不在乎了,没有证据只是推测又有什么用呢。
16.
封棺大典是我自己要求主持的,也算是与大哥正式告别。唯一不足的是金光瑶也在里面,大哥生前就厌恶他,死后还要同他在一起。
17.
封棺大典结束后,曦臣哥依然闭关不出。被两个弟弟利用,对他的伤害很大。
我明白曦臣哥已经与我起了嫌隙,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本就是我先利用的他,这份兄弟情也是我先舍弃的。
今后的路,我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可是我也不后悔。
end
考试前攒人品之作,魔道三刷后心疼聂怀桑,如果大哥还在他一定还是那个软萌软萌给WiFi春宫图的小宝宝。